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徐恩曾怕顾顺章逃跑用铁丝穿透他的肩胛骨从镇江押到苏州监狱

发布日期:2022-08-26 13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从1921年成立以来,我党在无数革命先驱的带领下从弱小一步一步发展壮大,战胜了无数的强敌,最终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。

  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我军无数的战士勇往直前,凭借手中简陋的武器先后击败了日军和军队,甚至连美军曾是我军的手下败将。

  但除了烽火连天的正面战场,在另外一处无形的战场上同样有我们的革命先烈们在抛头颅、洒热血,为我党的最终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它就是不见硝烟,却更加惊险的谍报领域。

  为了在情报战场上掌握主动权,在周恩来等人的领导下,党中央设立了中央特别行动科这一神秘的组织,在和多年的斗争过程中取得了辉煌的战绩,多次将重要情报及时传达到了中央,使得的计划破产。

  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在多年的情报斗争中,我党的地下情报人员也曾经历过无数危险无比的时刻,也曾遭受过重大的损失,许多情报人员默默地牺牲在了看不见的地方。

  在商业繁荣的上海,这家杂货店毫不起眼,但它还有着另外一个惊人的面目,那就是中统局的一个秘密据点。

  中统局的全称是中国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,是与大名鼎鼎的“军统”齐名的特务组织。

  中统局的局长叫做徐恩曾,是一个残忍而又狡诈的特务头子,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徐恩曾率领中统特务抓捕了大量人,在他的严刑拷问下,许多人因为受不了折磨而背叛了革命。

  突然,钱壮飞发现徐恩曾的桌子上放着一封加急电报,上面写着“绝密”二字,这意味着这封电报只有徐恩曾一个人能看。

  钱壮飞若无其事地将那封电报揣在了怀里,然后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拿起密码本,将这封电报破译了出来:

  黎明是一个代号,它所指代的人,就是中央特科的高级负责人、行动科科长顾顺章。

  原来,钱壮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中共地下党员、我党打入内部的卧底情报人员。

  此时的钱壮飞心急如焚,再过不到一天的时间,顾顺章肯定就会把我党在上海的情报网络悉数交代出来,到时候,上海党中央的全部同志都会受到灭顶之灾,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情报送出去。

  但如果这时外出,自己的身份几乎肯定会暴露,到时候自己脱身还算容易,但自己在上海的家人绝对无法逃脱。

  钱壮飞联系了党内为他安排的联络员,让他立刻去找李克农,将顾顺章叛变的消息通知组织,随后踏上了离开的火车。

  几乎在同一时刻,徐恩曾也得知了钱壮飞的真实身份,但就在他带领大批特务前往上海的各个据点时,发现绝大部分人都早已撤离。

  但即便如此,徐恩曾也抓获了一大批我党的地下人员,使得我党在上海设立的隐蔽战线遭受了重大的打击。

  为什么顾顺章一个人的叛变能对我党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呢,他为什么有着如此大的能量?

  顾顺章出生在上海的一个贫苦农家,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,他的母亲只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底层妇女,无力单独抚养他长大。

  为了生存,顾顺章加入了上海的一个小帮会,在大势力的操纵下整天打打杀杀,曾经受过几次严重的伤。

  受尽欺负之后,顾顺章萌生了学习武艺的想法,他说干就干,当即在上海拜了一个武艺高强的师父。

  顾顺章天资聪颖,在师父的点拨下,他很快就掌握了武术的各种技巧,进步可谓一日千里,成为了当地一名数一数二的武术高手。

  但光有一身武艺是不够的,之后,顾顺章又专门去学习了如何用枪,他的一手双枪出神入化,百发百中,在上海滩闯出了自己的一席天地。

  但整天混迹街头并不能养活自己,在帮会朋友的介绍下,顾顺章进入了上海的一家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。

  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,由爱国学生和工人组织的各种运动层出不穷,顾顺章也参加了上海组织的几次罢工运动。

  留学回来的顾顺章被任命为了中央特科的行动科负责人,专门负责清理特务和我党的叛徒。

  平心而论,顾顺章是一个能力强悍的人物,在他的领导下,行动科暗中处理了许多罪大恶极的特务,使得我党在上海各种行动的压力大为减小。

  因为多次在重大行动中表现出色,顾顺章在党内的职务也水涨船高,在一次中共召开的会议上,顾顺章当选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,进入了的权力核心。

  在周总理的领导下,顾顺章在中央特科的工作顺风顺水,他最辉煌的一次战绩,就是处决了我党的一个大叛徒——曾经的秘书白鑫。

 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,两党在广东共同设立了大名鼎鼎的黄埔军校,而白鑫就是黄埔的第五期学生。

  不久,国共第一次合作破裂,蒋介石下令大肆抓捕人,特别是在大都会上海,更是被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。

  他通过自己的哥哥联系到了高层,表示自己愿意投靠,并提供了大量我党的机密情报。

  白鑫的背叛让党中央十分愤怒,决心一定要除掉这个叛徒,而这个重任就交到了当时的行动科科长顾顺章的手上。

  在中央特科同志的协助下,顾顺章掌握了白鑫的行踪,随即,一场无声的暗杀行动即将开展。

  这天晚上,一家不起眼的公馆突然敞开了大门,随后从里面走出了两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,其中一个正是这次行动的目标——白鑫,另一个则是臭名昭著的特务范争波。

  两人一番寒暄之后,白鑫走向了停在门口的一辆进口汽车,他这次出行,便是要去南京与蒋介石见面。

  但就在白鑫拉开车门正要上车的时候,一辆汽车突然从一边冲了出来。两车交错的时候,顾顺章率领行动科的同志们一涌而下,只见顾顺章手握双枪,向着白鑫连续扣动了扳机,数声枪响之下,白鑫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。

  但谁也没有想到,曾经弹无虚发的锄奸队长,竟然最后也走上了叛变的道路,而他对我党造成的打击远在白鑫之上。

  由于早年间混迹在上海滩的街头,顾顺章染上了浓厚的江湖习气,他对待朋友十分讲义气,而对待自己的敌人则毫不留情。

  在内升到高位后,顾顺章将自己很多的“江湖哥们”带到了革命队伍里,他们好逸恶劳,党同伐异,给我党的风气带来了极大的破坏。

  而顾顺章本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他利用手中的职权大肆搜刮财富,在队伍里大权独揽,强迫行动科的同志为他马首是瞻,作风一天比一天嚣张。

  顾顺章的转变引起了党中央的注意,在中共六大召开时,顾顺章失去了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资格,这使得顾顺章大为不满,这成为了顾顺章叛变革命的“导火线年,顾顺章奉命前往武汉,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他被当局抓获,并当场叛变,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。

  顾顺章叛变后,我党在上海建立的情报网一夜之间毁于一旦,幸亏钱壮飞及时提供了情报,这才挽救了我党将近四百名同志的生命。

  但顾顺章之前在内的地位实在太高了,在他的交代下,还是有大量的同志被特务抓捕,最终壮烈牺牲。

  被押到南京后,顾顺章受到了蒋介石的面见,他本来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的作用受到蒋介石的赏识,但没想到的是,蒋介石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“好好为效力”,便把他交给了中统的实际负责人——徐恩曾。

  徐恩曾作为中统的首脑,在和军统的竞争中感到了很大的压力,为了从顾顺章口中套出更多有用的情报,一开始对顾顺章给予了很大的优待。

  徐恩曾不仅在上海给顾顺章送了一座大宅子,甚至还给他物色了几个小妾,送给了他大量的珠宝钱财。

  顾顺章也投桃报李,除了将自己掌握的情报供出来外,还在中统担任了教官的职务,负责特务的训练工作,但这种互相利用的关系注定是会分崩离析的。

  顾顺章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,投靠后,他一直在琢磨着如何爬到高位,但他作为一个叛徒,始终被严密监控,即使取得了一官半职,也是被百般提防,这使得顾顺章逐渐产生了怨恨。

  他暗地里联系了一批的叛徒,企图说服他们建立一个新的政党,在内部发动政变夺取权力,但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一系列行动早就落在了徐恩曾的眼里。

  1934年10月2日,徐恩曾率领大批特务来到了顾顺章的住所,将蒙在鼓里的顾顺章抓进了镇江大牢。

  顾顺章在上海也算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,因为过去的种种事迹,社会上流传他不但枪法了得,还会遁地、催眠等许多高强的法术。

  徐恩曾为了防止顾顺章逃跑,特地安排手下用铁丝穿过了他的“琵琶骨”,据说这是对付会法术之人的最好方法,也能将人的武功彻底废掉。

  不到一年后,徐恩曾把顾顺章从镇江押到了苏州,在一个乌云满天的日子,顾顺章被特务秘密枪杀,行刑之前,顾顺章仍然被五花大绑,死状无比的凄惨。

  在我党的历史中,涌现出了许多宁死不屈,英勇就义的革命烈士,但也有人心怀二志,心甘情愿做了敌人的走狗,顾顺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  这些叛徒为了升官发财,不惜出卖自己的同伴,但等待他们的却是死于非命的结局。

  这些人尽管可能有着过人的才华和能力,但他们的下场只能是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